历史
一人之下 > 秋以为期 > 第七十章

第七十章(1 / 5)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客气什么。”那位同事拿着他的报告走了,小狱警回到自己的岗

“怎么回事?这会儿不是应该学习监规法规吗?”

吃葱油饼的狱警说:“昨儿晚上不是打群架了吗,腿给伤着了,卢哥特别批了假,说他今天不用出操不用学习。”

卢哥就是A区管教。

余所长撇撇嘴:“姓卢的臭小子倒是会做好人。”说完嘱咐了两句让他们好好盯监控,回办公室去了。

何叙左诚走的是临海大道,车塞得更严重一些,到看守所时已经超过九点。由于那辆迈巴赫实在是太过招摇,左诚将车停在了稍微不那么显眼的路边,两个人就这么直愣愣地盯着二看大门,耳朵里塞着耳机,跟婚礼现场的柯大少爷保持着联系。

余所长好不容易从龟爬的车速中解脱出来,紧赶慢赶到达看守所,还是迟到了十几分钟,而法院派来送卷宗的人已经等了他近一个小时。

他顾不上说话,接过那份文件直接翻开,然后惊讶地看了那人一眼:“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余所长忍了又忍才没有开口骂娘:“你们这是玩儿我呢?电话里说要立即释放,文件上说具体释放时间另行通知?”

那人扶了扶眼镜,不紧不慢地说:“我就是个传话的,上面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但既然让我一大早把文件送过来,应该会在今天释放。不过上面特别交代了,在放人之前,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十点整,二看监控室切割成无数画面的监控屏上,学习了一个多小时的犯人陆续从教化区走出来,三三两两到操场上抽烟聊天晒太阳。

负责看监控的小狱警认真地将各个监区和操场都扫了一遍,对着边老大熟睡的背影稍微停顿了下,没发现什么问题,很快将视线放在了A区监室的走廊上。

“小胡,上周余所让写的报告交了吗?”门口突然传来同事的问话。

“诶卧槽,给忘了。你等等。”小狱警弯腰拉开抽屉,起身将打印好的报告递给门口的同事,“你帮我交一下,谢了啊。”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一个人影迅速从走廊上闪过。

余所长当然知道所谓的“上面”是哪个上面,当下没了脾气,拿着文件转身去了监控室。

监控室的几个小狱警正在吃早餐,里头一股子葱油饼小笼包的味儿,见他过来,还热情地问他吃不吃。

余所长哪里有心情吃饭,随意扫了眼各区域的监控,问了句:“都还正常吗?”

“正常。”吃着小笼包的狱警答道。

余所长走到监控墙前,特意看了眼七号监室,赫然发现边以秋背对着摄像头,还在睡觉。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