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秋以为期 > 第六十九章

第六十九章(1 / 4)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他连澡都没有力气去洗了,他就想这么睡过去。或许睡着了,就感觉不到痛了。

脚踝肿得更厉害了,甚至蔓延到小腿以及脚掌,平口的布鞋将肿得老高的脚面勒出青紫的痕迹,费了半天劲居然脱不下来。

某个小混混讨好地上前帮他,边以秋把鞋蹬掉的同时抬眼撞上对面毒贩的视线。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看他的目光总让他有种被毒蛇盯上的错觉,冰冷黏腻又阴戾狠毒。球场上那股不舒服的感觉又冒了出来,并且更加强烈。

毒贩就这么盯着他不说话,边以秋也没心情跟他打招呼,只当他是在这里借住两晚,也没想太多,倒床就睡了。

看守所的床很窄,而且很硬,边以秋超过一八五的健硕身材睡

边以秋觉得刚刚砸到墙上的那只手很疼,手背的皮肉被蹭掉了一大片,鲜血淋漓,看着相当吓人。指关节应该是脱臼了,紧握的拳头甚至无法舒展开,动一下都能牵着筋骨疼得他心脏发紧。

大概传说中的十指连心,就是这么回事。

回到监室,浑身戾气还没来得及收敛,进门先看到了一个绝对意料之外的人——那个毒贩。

大概是那人浑身散发出来的阴暗气场太过吓人,监室里其他人都站在另外一边没敢上前跟他搭话。见到边以秋回来,顿时像找到主心骨一般,朝他靠过来。

毒贩坐在左边第一张床的下铺,正对着边以秋的床位,原本那位置是挪用公款那个老蒋的。

边以秋看了老蒋一眼,老蒋唯唯诺诺地解释:“管教说十八号监室的厕所堵了,污水灌得满地都是,这几天不能住人了,所以将犯人都分到其他还有床位的监室了。”

“嗯。”边以秋原本是想问他毒贩为什么坐在他的床上,他们监室确实还剩一个床位,但是挨着厕所的最后一张。不过看老蒋这样子,八成是被人抢了床位,撵到后面去了。

这事要放在平时,他还真会帮老蒋出个头,但今天他没心情,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径直走到自己的床位坐下,跟毒贩正好就是个面对面的姿势。

毒贩是重刑犯,大概是考虑到他的危险性,连手铐都没摘。

边以秋不想惹事,也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毒贩为什么偏偏分到他的监室。打了场球,又打了场架,紧绷的神经骤然松弛下来,身体的疲惫和疼痛就争前恐后地找上门来。他觉得自己又累又痛,却分辨不出来那痛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好像四肢百骸五脏六腑从里到外从身到心每一个细胞每一块骨头都在疼,每呼吸一下都像是有一根针扎进了胸腔,细密的,尖锐的痛感随着他的呼吸层层叠加,让他快要无法承受。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