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秋以为期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1 / 4)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边以秋一脑袋问号,表示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但视线随即被他手里端着的碗吸引过去

不要叫我。

“边以秋!”

我听不到。

“姓边的你给我站住!”

你说站住就站住?那我这个老大岂不是很没面子?

同样的评价,李泽曾经也给过边以秋。这足以说明在他们这群太子党的认知里,能让柯大少爷真正放在心上的人,必须得有“不一般”的本事,但具体怎么个不一般法,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不是一般人的边老大蒙着脑袋又睡了两个小时,再醒过来时感觉头昏目眩的症状减轻了不少,但饥肠辘辘的症状十分明显。于是披了件浴袍,脸都没洗,决定先下楼找吃的,边走边在心里嘀咕昨天晚上的春梦也太丧心病狂了,居然能真实到现在还觉得某个部位有点难以描述的不适感……等等,什么味儿?

边以秋皱着鼻子嗅了嗅,很快被厨房里飘出来的食物香味儿勾得忘记了那点不适,感动得哈喇子直流。

左诚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体贴懂事了,他要给他加工资!

“阿诚!”边以秋难得如此亲昵地称呼自己的保镖,三步并作两步奔到厨房门口,一把将门推开,“你家老大要饿——”

“你哪条腿再敢往前一步,我就打断你哪条腿。”

我草泥马,就算是做梦,那也是老子的梦,你在我梦里还要威胁我的腿,这种事真是叔可以忍,婶也忍不了啊。

于是被威胁的边老大转身就走了回来——打死他也不会承认是担心某人真的会打断他的腿。

“柯明轩,你是不是有病啊?在梦里也要跟我的腿过不去,我不就是曾经打断过你一条腿吗,你是不是一天到晚心心念念就想着报仇雪恨呢?”

“梦里?”柯明轩挑了挑眉,“原来你这么想我。”

后半句在看到厨房里那个背影时,生生卡在了喉咙里,上不来也下不去,憋得他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直接见九爷。

柯明轩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慢悠悠接上他的话:“要饿死了?外面坐着等会儿。”

“哦。”边以秋十分听话地点点头,再规规矩矩把厨房门拉上,转身跟只游魂似的朝餐厅的方向走了两步,突然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以一个要拗断脖子的大幅度动作转头瞪着那扇门,脸上的表情迅速从呆若木鸡过度到惊恐万状,仿佛里面关着的是洪水猛兽,下一秒就会冲出来将他拍死在当场。

三十秒后,边老大收回目光,如同行尸走肉般越过餐厅,同手同脚踏上楼梯:“我一定还在做梦,我要再回去睡一觉,这他妈的还是个噩梦,太可怕了……”

“边以秋。”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