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秋以为期 >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1 / 5)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以边老大的情商,这么复杂的事他想不明白,而对于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的事,他通常的做法是不去想。

于是他也懒得跟这俩小兔崽子讲道理,到了收费站直接一脚一个踹下车,一踩油门就飙上了往机场方向的高速。

“卧槽,还真把我俩丢这儿了啊?”何叙吃了一嘴的汽车尾气,瞪着边以秋那辆拉风的迈巴赫扬长而去,顿时有点接受不能。

左诚往马路边儿上站了站:“他一个人不会出什么事吧?”

“今天整个道上的人都在钱家大宅呢,谁有功夫搭理他。”何叙还穿着那身极其正式的晚宴西服,一抬胳膊吊儿郎当挂在左诚脖子上,“今儿就当是休假了,走,哥哥带你去浪一把。”

何叙:“跟谁约会?柯……”

“咳咳,咳。”前面的左诚赶紧咳了几声,何叙立马改口,“柯……可,可是,收费站不好打车。”

左诚松了口气,在后视镜里瞄到边以秋正眯着眼睛盯着他,忙对着镜子咧开嘴笑出一口大白牙:“最近空气太干燥了,嗓子不舒服。”

边以秋提醒他:“储物格里有润喉糖。”

“哦哦。”左诚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打开旁边的储物格,摸出润喉糖来塞了一颗进嘴,“老大你要不要?”

从钱家大宅出来,边以秋就把口袋巾当成手帕擦了擦手,直接扔垃圾桶里了。

照例左诚开车,何叙陪着他坐在后面。

车子刚开出去没多远,边以秋的手机便叮地响了一声,屏幕上赫然是阮成杰发来的短信,告诉他两个小时后到Z市机场。

边以秋看了看时间,从东部海湾到机场要横穿整个市区,现在过去应该正好。

于是他说:“你俩待会儿在收费站自己打车回去,把车留给我。”

“去

“我嗓子好着呢。”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这俩小子有事儿瞒着他。

何叙嬉皮笑脸地问:“老大,哪个小情人跟你约会还得你亲自开车过去啊,直接叫人带来俱乐部洗剥干净丢上床不是更省事儿嘛。”

边以秋翻个白眼:“那叫约会啊?那叫打炮。”

“你约会难道不是为了打炮?”何叙的三观都要碎了。

“……”边以秋一时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对阮成杰那样的人,还真不适合见面就肉搏,但不为了打炮他这么上赶着跑去机场接人是为了什么?就为了跟柯明轩较劲?还是真觉得阮成杰在心里的地位跟其他小情儿不一样?

何叙:“……”

左诚:“……”

何叙问:“你要干嘛?”

左诚说:“你一个人不安全。”

边以秋嘚瑟地表示:“老子要去约会,带上你们才不安全。”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