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秋以为期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1 / 4)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难道这不是天没亮,是天又黑了?

他被自己这个想法震惊了,着急忙慌地要翻手机看手表确认时间,然而在卧室里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属于自己的任何私人物品,连胡乱仍在地上的内裤和袜子都已经被人捡起来放进了收纳筐,手机手表可能又跟上次一样不知道被遗留在了楼下哪个角落里。

算了。

边以秋对于既成的

边以秋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只记得最后一次射出来的时候,天边已经开始泛白。他目眩神迷地趴在二楼主卧那扇足足占据了整面墙的落地窗上,被身后凶狠,bao力的冲撞干得要生要死,爽得魂飞魄散,子子孙孙在他几乎破音的嘶吼中齐刷刷喷上了面前的玻璃,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霸气侧漏不可一世的边老大,再一次活生生地被柯大少干晕了过去。

黑甜酣梦不觉醒,两个人都有点体力透支,被子底下赤身裸体四肢交缠,就这么乱七八糟相拥而眠,愣是从晨光初现睡到了夜幕降临。

边以秋爽大了,睡舒服了,早把今天跟阮成杰的约会忘到了九霄云外,可怜阮总从上午一直打电话到晚上,听了一百二十遍“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最后不得不面对被边以秋放鸽子的事实。而那条昨天晚上发到他手机上的短信,更是刺得他怒不可遏邪火奔窜,反手就将电话砸到墙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边以秋重新有意识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睁开眼睛看到天还是黑的,心想怎么醒得这么早,天都还没亮。于是打个哈欠翻个身,准备继续睡,但鼻子里偏偏闻到了一丝不知道从哪里飘来的饭菜香,勾得他一天没有进食的胃瞬间就丢盔弃甲咕咕惨叫,动静儿大得他听了都觉得自己是不是被饿死鬼附身。

奇怪,昨天晚上在煦园吃得不少啊,怎么天还没亮就饿成这个样子?

边老大抱着被子,在吃和睡之间摇摆纠结了十分钟,毅然决然地掀开被子下了床。脚刚踩上地面,屁股后头就传来一阵钝痛,浑身上下像被车子碾过般酸软难耐。

视线一瞥,玻璃窗上那片已经干涸的可疑白浊立刻将两人从半夜奋战到凌晨的各种姿势各种情态各种*声浪语各种激烈缠绵在他脑子里过了一遍。

边以秋愣愣地看着落地窗,仿佛能从模糊的倒影里,看到被柯明轩压在玻璃上狠操猛干的自己那张既痛苦又享受的脸。

他顿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无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低声爆了句粗,又立刻被自己哑得像砂纸磨过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浑浑噩噩的脑子倒是慢慢清醒过来,总算意识到窗外的天色,黑得有点不寻常。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