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一人之下 > 秋以为期 > 第十章

第十章(1 / 5)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页

外面寒风凛冽,里头热血沸腾。不管是呻吟还是叫骂,都充满了情色意味,两个如同公狮子般凶猛,bao虐的男人在你来我往的肉体较量里一起沉沦,谁都没能保持最后的清醒。

边以秋的呻吟和喘息被撞得支离破碎,身体抑或是灵魂,都被席卷而来的快感冲刷了一遍,没有一处不舒坦,没有一处不熨帖,没有一处

跟柯大少爷谈条件无异于与虎谋皮,奈何某人在这之前并没有这个认知。于是,边老大在今天晚上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何为“自作孽不可活”,以及“不作死就不会死”等一系列至理名言。

被翻来覆去操得浑身发软手脚无力的边老大最后几乎是全身赤裸坐在柯明轩腿上,面对面胸腹相贴的姿势让相连接的地方进得尤其深。粗长火热的阴茎几乎要顶到胃里,让边老大有种要被贯穿的错觉。肠道里头早已被操得泥泞不堪,润滑剂和着被干出来的肠液淋淋漓漓顺着抽插幅度往下滴淌,将两人缠在一起的卷曲毛发打得湿滑一片。

柯大少爷越战越猛,有力双臂扣着边老大结实腰身,整个把人提起再凶狠往下摁,胯骨同时上顶,重重拍击泛红臀肉,啪啪肉响不绝于耳。

火烫硬胀如同烙铁的巨大肉刃破开湿软甬道往更深更热的地方捅进去,次次找准角度撞上前列腺,爽得边老大欲仙欲死,又不敢叫得太过大声,只能唔唔呻吟着一口咬住柯明轩的肩膀,用力叼着皮肉,以抵挡身下一波快似一波的冲击。

“边老大属狗的?”肩头清晰疼痛抵不过下头被吸绞包裹的快感,柯明轩喘着粗气的嗓子哑得不像话,声音里却还带着笑,一句落下又是一记狠厉重顶,毫不在意自己肩上的肉都要被怀里的人咬下来一块。

“唔,啊……你……你他妈……有完没完……”他真的快被操死了。

“没完。”柯明轩言简意赅两个字,边老大立刻觉得天旋地转,还没等他回过神,柯明轩已经就着相连的体位将他压到了身下,掰开他的双腿和屁股,穷凶极恶地开始了新一轮猛烈进攻。

“不,不行……我不行了,柯明轩……慢,慢点,慢点……啊……”

柯大少爷哪里听得进去,脊椎到脑神经一路都被灭顶的欲望扯紧,下身恨不得长在这男人的屁股里,不断进出摩擦生出来的爽快绞得自己神志不清,身体只剩下原始本能,硬胀性器楔子一般对准软热紧致的洞,狠狠钉进去,再拔出来,再钉进去,拔出来……反复来回,又深又狠。

狭窄空间情欲弥漫,满鼻翼都是浓郁的腥臊味道,赤裸身体贴在一起,高烫温度蒸出汗,顺着匀称肌理滑落下去。

排行阅读

苍白爱情

三秋泓
天之骄子渣攻X自卑怯懦美人伪骨科年下宋知雨寄人篱下,为了苟活,主动变成了继弟严越明最喜欢的床上玩具。注意:没有排雷,到处是雷。自带扫雷系统,谢谢。
我深深地爱着你,你却爱着一个傻逼,傻逼他不爱你,你比傻逼还傻逼,爱着爱着傻逼的你,我比你更傻逼,简单来说,本文讲述一个,谁比谁更傻逼的故事。

相爱未遂

金陵十四钗
满城衣冠副CP,律师X检察官,破镜重圆本文第一人称,互攻。

职业替身

水千丞
周翔不知道老天爷给他第二次活的机会,究竟是额外照顾他,还是没玩儿够他,否则他怎么会戏里戏外、前世今生,都被晏明修当成同一个人的替身?他也不知道他和晏小少爷,究竟是谁比谁更可怜,一个只能当替身,一个只能找替身。

秋以为期

桃千岁
军二代攻 X 黑帮老大受,强强,肯定有反攻。《无地自容》系列文。军二代和黑帮老大的强强对决。主角:柯明轩,边以秋。是否互攻,看我心情,反攻是一定有的。

暗火

白芥子
娱乐圈,大魔王诱圈他的小甜心。 凌灼是个流量爱豆,长得好、业务强,选秀出道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经纪人塞进剧组,拍人生第一部戏,遇到大魔王陆迟歇。 大魔王强势逼近,抢了凌灼和别人的丘比特箭,一步一步将凌灼勾进自己的领地,再画地为牢。某日大魔王看到凌灼和别人的《真相是真》饭制剪辑,喝醋三碗,转发微博,评曰:“假的。”再@凌灼 言:“我的。”全网哗然。 *陆迟歇x凌灼 *受和竹马队友双向暗恋,攻强势插
最新小说: 东海扬尘 假释官的爱情追缉令 私人岛屿 道是无情 枕边恶语 信息素偷盗指南 重生之真不挖煤 伺机而动 玫瑰疯长 春事晚